「怎麼會少一個人?應該都檢查過才對!」遠方大樓上,一名女孩對著身旁的女人說道。而她們視線所及,便是南方御等人的位置。

 

  「主人,那女人有著和我一樣的屏蔽力,雖然有點微弱。」女人恭敬的說道。

 

  「守護者……是凌琴?不可能,她應該不記得有關我的事和自己的能力啊!那些都被我取走了才對,除非……」

 

  「除非她在被妳施能力時,偷偷屏避掉有關妳的記憶和自身能力。但,卻無法挽回被竄改掉的記憶……唉!可憐的癡情種。」女孩轉過頭惡狠狠的瞪向那打斷她說話的男子。

 

  「山櫻,你為什麼在這?我記得你和你創造的山葵都無法靠近我半徑5公尺。」名為山櫻的男子一旁還站著與他擁有相同面貌,但氣質完全不不同的山葵。如果山櫻是火,那山葵就是冰。

 

  「我沒靠近啊!何況,妳忘了?妳的造物主之力對我基本上是不管用的。」山櫻一臉得意的說道。他是造物主唯一創造的『人』,擁有和她同等的能力。因為時常唱反調,被造物主視為劣等品。

 

  「那又如何?你還不是懼怕我另外附加的詛咒。」造物主雙手環胸,同是一臉得意的看向山櫻。要不是因為山葵總是冰塊臉,守護者沒有自我意識,一定會覺得兩人非常幼稚。

 

  「妳……算了!我不是來跟妳吵架的,我……」「那你是來幹嘛的?」造物主開心的打斷山櫻的話,為剛剛被打斷的事報一箭之仇。

 

  山櫻忍住即將爆發的怒火,再開口:「我是來提醒妳別在管人類的事,擅自更改他們的記憶。」

 

  山櫻的這段話,令造物主收起了笑意。神色閃過複雜情緒,最後成了冷漠。她背過山櫻看向神宮紫蓮他們的方向,冷淡開口:「遊戲就是要這樣玩才刺激,人類……不過是玩具。」山櫻被她冷淡語氣驚訝不已。然,又被她後來的反應給搞糊塗。造物主轉回身,又是一副天真女孩樣,她語調輕快的又開口:「快走開啦!你真的很礙事欸!」

 

  這次山櫻並沒有回嘴,他悄聲的對山葵說:「改變計畫,你跟著那群人。不用跟造物主了。」

 

  「是。」說完,兩人都跳下大樓,消失不見。

 

  「又過了多久……」造物主在山櫻和山葵離去後,語氣哀愁的自問。

 

  「主人,他們移動了。要繼續跟嗎?」一旁的守護者面無表情的詢問。

 

  「別跟了。陪我去一個地方。」

 

  「是。」

 

  造物主再次看向神宮紫蓮他們的方向……嘆了聲氣,便和守護者跳下大樓,就像剛剛那兩人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To be continue……

 

後記

好久沒發文了!!!

這篇有點短,但劇情開始串起來了,真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蒔夜 的頭像
蒔夜

N.M.終身迷妹

蒔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柳爺子
  • 但氣質完全不不同的山葵>>多一個不

    唔喔!! 好看~~~
    只是很疑惑為何山櫻會阻攔造物主,雖然他是愛唱反調,不過還是覺得很好奇他為何這麼做
    這應該也是後續埋下的伏筆之一吧??

    最近寫Cruella時發覺自己的伏筆下了很多,讓讀者像剝洋蔥那樣層層解開疑點的感覺很好玩 :P
  • 其實大概說一下也無妨…山櫻看到她的未來,透露就到這樣(這樣會更令人好奇吧…)
    這的確是個伏筆!

    層層解開疑點雖然很好玩,但會好想透劇=.=

    蒔夜 於 2012/04/13 16:51 回覆

  • 您的暱稱 ...
  • 留個言吧 ...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