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早安,今天外面天氣很好喔!不要一直悶在屋裡嘛!」女孩邊說邊將緊閉的窗簾拉開,讓陽光灑落進房內。原本陰暗的房間,因為陽光而變得明亮。但,不管再怎麼明亮,對於躺在病床上的男子而言,都如同黑暗一般……

 

  他,已經昏迷了三個月。

 

  「莫莫,已經三個月了,你為什麼還不醒來?我不記得你是這麼貪睡的人啊,趕快醒來好不好?再帶我去你說的秘密基地,這次……這次我一定不會中途離開。」女孩坐在病床旁,強顏歡笑的說著這段話,這段重複三個月的話。

 

  她看著男孩的睡顏沉默著,臉上不再是微笑而是深厚的自責與悲傷。他緩緩地站起身,深呼吸、吐氣,重複著同樣的動作,然後……恢復了原來的笑容。

 

  「莫莫,我明天再來看你,我先去上班了。」女孩強忍著悲傷的情緒,將男子的棉被蓋好便走出了病房門。

 

  在女孩離開後沒多久,男子的手指突地抽動一下,但並未有人發現……

 

 

  郊區的某間歐式建築,寬敞的室內有著人性化的設計。吧檯、客廳、廚房、書房及臥房,有著明顯的區隔。只是使用這些的只有一人。

  

  書房內,一名約莫22、23歲的男孩坐在電腦桌前,帶著眼鏡一邊專注的盯著電腦,一邊抄寫著螢幕裡的重要資訊。

 

  「這裡……是不是怪怪的?」他看著螢幕輕咬著筆自言自語地問道。

 

  「重看一遍好了。」

 

  碰!當他正要放下筆移動滑鼠時,一聲巨大的聲響令他嚇了一跳,險些將筆摔出去。他將手邊的工作放下,起身移動到聲音來源處,客廳。

 

  「是小沁嗎。」他發聲問。其實說是詢問,但說出口的卻是肯定句。

 

  「莫莫……」縮在男孩另一頭沙發旁的女孩,一臉可憐的望著慢慢走過來的男孩。雙手還緊抱著隱隱作痛的膝蓋。

 

  「唉……妳撞到沙發了?」小沁怯怯的點頭。「真是的……我看看。來,做到沙發上。」他將小沁小心翼翼地從地上扶起,幫助她坐到沙發,而自己也跟著坐下。

 

  「腳伸起來。」小沁乖乖的照做。「……已經瘀青了,我拿藥幫妳揉散。」他看了看,然後起身去拿醫藥箱。「有點痛,妳忍一下。」語畢,便開始處理小沁的瘀青。

 

  莫莫的手來回揉著隱隱作痛的膝蓋,細滑的觸感令小沁臉紅。這是她第一次意識到原來莫莫的手這麼細,畢竟在這之前的她,總是很小心不要跟他有所接觸。甩甩頭,甩去一些惱人的想法,她開始想話題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啊!」她突然的大叫,讓莫莫的手頓了一下。

 

  「怎麼了?」

 

  「我今天交到男朋友了喔!我來這就是要跟你說這件事。」莫莫冷冷的看了一眼小沁,又繼續揉著瘀青。而小沁完全忽視他的行為,繼續說道:「他是我打工地方的男生,和我同年。他今天向我表白了,因為他對我也不錯,所以我就答應他了。」她說謊,沒有說出事實的真相。

  「是嗎?只要人家對妳好,妳就答應和別人交往,那妳怎麼不乾脆和我交往就好了?」

 

  兩人因為這句話而對視著很久……

 

  「對不起,最近壓力有點大。如果沒什麼事,我先去書房了。」癟腳的理由。但,兩人都沒去戳破它。

 

  其實,小沁都知道他的心意,但她的內心一直對他有著歉疚,所以她不能接受他的愛。莫莫很好,真的。人長得帥,又體貼,只是他的額上有著一道她無法原諒自己的疤。那道疤是她害的,很多事情都是她害的,如果不是她,他會過得更幸福,因此她寧願無視他的愛,也不願耽誤他往後的幸福。

 

  她起身,跟著莫莫走進書房。看著他盯著電腦的側臉,白皙的皮膚、隱藏在眼鏡下的漂亮雙眼、高挺的鼻及性感的唇,她的青梅竹馬活脫脫是個標準美男子。她收回視線輕聲喚道:「莫莫!」他沒抬頭,繼續坐著自己的事。

 

  「我知道我做錯了,我不該因為人家對我好就和他交往。可是我是真的想和他試試看,原諒我嘛!好不好?」她輕拉他的袖子,一臉委屈的樣子。裝無辜,她最厲害了。

 

  「唉……算了!妳想怎樣就怎樣吧。」莫莫嘆道。

 

  「耶!我就知道莫莫最溫柔了。」她笑著說:「我肚子餓了,我們去吃午餐好不好?我好想吃漢堡喔!」沒等莫莫回話,小沁便拖著他去吃午餐了。

 

  她知道她很自私,不想耽誤到他,卻又待在他的身邊。但,再讓她待一會吧!

 

 

  一如往常地,小沁來到了醫院探望她那昏迷不醒的青梅主馬。走進病房裡,她沒有像平常一樣拉開窗簾及道早安,而是直接坐到莫莫的病床旁,牽起他的手。

 

  「莫莫,還記得我跟你說的男朋友嗎?其實,在你發生意外的那天,我就和他分手了。很快吧!」她自嘲著。

 

  「關於他,我有些事瞞了你很久……其實,他並不是第一次向我告白我就答應,我拒絕過他很多次,因為我不想利用他來忘掉對你的傾慕,但他覺得無所謂,他認為只要能陪在我身邊,就會覺得很幸福。而我卻抹殺了他的幸福……」小沁回憶起往事,內心有著一絲絲的抱歉。

 

  「再來,我還有一件事也瞞了你很久。」她緩緩深呼吸,開始訴說著原本打算保密一輩子的真相。

 

  「我喜歡你。早在還是小孩時,我就一直喜歡著你。可是,我卻不能接受你,我沒有資格。你額頭上的傷,是我不能接受的原因。兩年前,如果我有乖乖聽你的話,你就不會因為我的關係而被誤傷,也不會為了要袒護我,而被你的父母趕出家門。是我害了你!是我毀了你的人生!如果……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我,那一切就不會發生了!」累積已久的壓力瞬間爆發,她無法克制自己不知何時流下的淚水也不想讓它停。

 

  一個人默默承受著這些壓力,沒有任何人可以抒發,終有一天,會因為這些事而崩潰。

 

  放任著淚水,小沁漸漸地冷靜下來:「莫莫,對不起,說了很多負面的話。你要趕快清醒好嗎?」然後,我就會離開,不會再煩擾著你。她將最後一句話說在心底,暗自決定。

 

 

  速食店門外的座位上,女孩小沁盯著桌上的漢堡,一點食慾也沒有。不是不愛吃,而是在想得事情令她沒有食慾。

 

  「怎麼了?妳不是很愛吃漢堡?」對面的男子邊吃著自己的食物,邊問道。她是小沁前幾天對莫莫說的男朋友─小洛。

 

  「是啊!但,想到了一些事……」莫莫的事。

 

  小洛看著自己的女友,雖然已經交往了,但他一次也沒有覺得小沁是真心和他交往。她的心裡始終被她的青梅竹馬佔據著。絲毫沒有他能介入的地方。她默默地低下頭,繼續吃著他的食物。

 

  「洛!」一聲呼喚,小洛在次抬起頭。「你對我是真的喜歡嗎?」小沁撐著下巴,慵懶的看著小洛。

 

  「妳是什麼意思?我不只向妳表白一次不是嗎?」小洛因為她的話而生氣。

 

  「嗯,也對。算了,只是好奇。畢竟,你是第一個知道我心裡有別人卻還是不願對我死心的男人。」小沁那有些傷人的語句,刺激了小洛的內心。

 

  「我認為,喜歡一個人,不管她的心裡有沒有自己,只要能待在她身邊,這就是一種幸福。」

 

  「是嗎?」小沁相當不以為然。

 

  「小沁,妳……讓我覺得好累。妳知道妳的態度就像是在否定我認定的幸福,妳的話傷到我了。」

 

  「所以呢?我的個性一直以來就是這樣,如果不能接受,和我交往幹嘛?分手算了。」小沁完全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傲慢、自以為是,這就是小沁。

 

 「這麼輕鬆就把分手掛在嘴邊,難怪妳的身邊永遠只有妳那被蒙蔽視線的青梅竹馬!」

       

 「不准你這樣說莫莫!」小沁激動的大吼。

 

   「哼!我是在罵妳,妳卻還是護著他,既然妳這麼喜歡他,為什麼不直接對他說,為什麼還要答應跟我交往?」

 

   「你不懂!我不能和他交往,我會耽誤到他的幸福。」

 

   「妳少自以為是了,妳的認為不見得和他的想法一樣。說到底,妳只不過是個膽小鬼!」

 

  「你……」小沁不敢置信的看著小洛,她緊握雙拳,試圖緩和情緒。

 

  「我現在不想看到你!你走!」

  

  「隨妳便吧!」小洛起身,很瀟灑的轉身離開了。

 

  這是他們第一次吵架,也是最後一次……

 

  

 小沁因為睡得太晚,決定先去上班,下班後再去看莫莫。可是,就在她上班的途中,她接到了醫院打來的電話。她趕緊打電話到公司請假,然後往醫院的方向前進

 「醫生!醫生!」她一下車便趕緊跑向莫莫的病房,而醫生正好從裡頭出來。

   「小沁小姐。」

   「你……你說,莫……莫莫他醒了?」她氣喘吁吁的問著莫莫的主治醫生。

    現在她的心情十分複雜,希望他醒,但又有些不希望。

   「是的。只是……他失憶了。」

   「失憶?」小沁怎樣也料想不到這種偶像劇般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她身邊。

  「不過只是暫時性的。他的失憶是因為腦部受到強烈撞擊而造成,這種現象最多不會超過一年。」醫生溫和的語氣,讓小沁緊張的心情緩和下來。

 「太好了。」

  「對了,我們有試著聯絡過他的家人,但聽說他的家人在半年前就因意外過世了。小沁小姐,有關莫先生的相關手續便請妳辦理了。」醫生說出的話,小沁震驚得久久無法回神。她應付似的點了點頭,便呆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陷入沉思。

 

  因為和小洛的大吵,小沁下意識的來到莫莫的家。一進門,就看見莫莫一臉凝重的讀著信。但基於她現在的心情也很差,也就沒有特別去探究莫莫的事。

  

  她做在單人沙發上,等著莫莫注意到她。

  

  「小沁?妳來了怎麼不出聲?」莫莫將信讀完後,一抬頭就發現坐在他旁邊沙發上的小沁。因為早已習慣她的突然出現,所以他相當淡然的將信摺好,放回信封裡。

  

  「我和洛分手了。」突如其來的話讓莫莫停頓了許久。

  

  「莫莫?」

  

  「…………妳不是才和他交往沒幾天嗎?」本該感到開心的消息,卻因為過於驚訝而開心不起來。

  

  「還不是他,一直逼我接受他的想法,如果不能接受我的個性,當初何必提出要和我交往?」小沁坐到他旁邊,向他抱怨著,她完全不認為自己有錯,在她的世界裡,她永遠是對的。

  

  「如果要接受妳的個性,可能得從小就認識妳,才有辦法吧!」莫莫摸著她的頭,話語中有著明顯的暗示。

  

  「你……你說什麼阿!說得我好像有多糟糕似的。我要回家了,免得太晚回去遇到色狼。」小沁有些慌亂的從他身邊起身,她沒想到莫莫會說出這種明顯暗示的話語。她轉身想逃離這個地方,腦中卻浮現小洛對她說的話,讓她腳步一頓。

  

  「小沁,妳明明就知道我喜歡妳,為什麼總要在我認為離妳很近時,將我推開?妳討厭我嗎?如果討厭我,我會離開,不會再打擾妳的生活。」他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再耗在這裡,家裡出事了,他得趕快回去。

  

  「我……」莫莫急了,小沁也慌了,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不管是哪個答案,最後結果都不會是她預期的。於是,她選擇了最輕鬆同時也是最糟糕的方式,逃避。

  

  「小沁!」

  

  小沁像拼了命的往外跑,而後頭追著莫莫。這是她第一次選擇這樣的答案,也是第一次,如此的懼怕感情。

  

  「我不是膽小鬼……我不是膽小鬼……我只是……不想傷害他。」她的嘴裡不停的碎碎念,像發了瘋似的往馬路另一頭奔去。

  

  咿!

  

  悲劇發生了。一切發生得太快,等小沁回過神時,莫莫已經倒在血泊中,不管她如何的呼喊,他都已經聽不見了。

 

  小沁調整好了心情,走進病房內,一進去,便看到莫莫一臉迷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似的看著四周。

  

  「妳是誰?」莫莫的語氣不是警戒,而是好奇。

  

  小沁走到他的身邊坐下,有些苦澀的微笑道:「我是小沁,是……是你的青梅竹馬。」

  

  「青梅竹馬?不是女朋友嗎?」即便失去記憶,也忘不掉對她的喜歡嗎?小沁因為這樣的事實,而不受控制的哭了。

  

  「對不起,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莫莫不知所措,只能摸著小沁的頭。

  

  可以吧?就讓她再待在他身邊一陣子,讓她感受一次兩情相悅的感覺?她擦乾眼淚,轉向依然不知所措的莫莫。

  

  「你沒說錯喔!讓我再一次重新自我介紹。我是小沁,你的青梅竹馬,也是你的女朋友,請多指教。」

 

完。

 

 

 

很芭樂的劇情...

男女主角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我就是寫了。

節奏超快,我看完都訝異了。

嘛!就這樣吧~(妳超敷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蒔夜 的頭像
蒔夜

N.M.終身迷妹

蒔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柳爺子
  • 利用分隔符號表現時間穿插效果值得嘉許。

    以下為缺點,冒犯見諒。

    1.回憶部分的斷點不夠力,還有美部分【現在】劇情的開頭還需加強。
    這麼說有些抽象,我詳細說好了。第一部份的回憶,我認為斷在「兩人對視很久」那裡即可,繼續延伸到拖莫先生去吃漢堡我認為過長了。其他部分的回憶也有類似的問題,哪裡需要修飾由蒔夜自行判斷。

    【現在】劇情的開頭,我認為可以再加些描述,而非僅有地點,可加上角色的心情。第三部分女角接到醫生的電話開頭敘述很流水。
    本次徵文有兩萬字空間,建議故事再行鋪陳完整較妥。

    2.節奏過快,內文有轉折(車禍),但我並沒有感受到驚心動魄。雖然藉由回憶讓讀者了解小沁在莫莫心中是多麼重要,但實在無法激起心中傷感的情緒。

    建議試著描寫小時候的回憶,讓讀者會更有兩者牽絆很深的感覺,而非掛上「青梅竹馬」的名號,就能令讀者了解兩人關係匪淺。
    例如第一部分的回憶是莫莫替小沁擦藥,但是可以再鋪陳寫小時候莫莫也曾這麼做...等等。

    3.收尾不好。
    最後女主角接受男主角的愛,但女角的心境轉折並沒有修飾得很完美,我在看的時候並沒有女角那樣感動的心情存在。
    如何讓讀者感動,為作品注入靈魂是很重要的。

    文筆部分:

    1.錯字就不再提,但頗多錯的(眉毛抽動中),另外文中有贅字。


    (A) 人物描寫:7 (男女角間回憶的互動挺不錯的)

    (B) 時間課題:7 (有插敘但是不夠力,僅給七分)

    (C) 文章的整體性:5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