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你的眼裡不是我也沒關係,只要能在你身邊,繼續當一個被你使喚的弟弟,我也願意。

『李成種,快去掃地!』『呀!會不會掃地啊,這裡、那裡都還是髒的!』『李成種,去幫我買飲料!』『李成種!』

這是每天在宿舍會聽到的聲音,金聖圭指使最小忙內的聲音。

『呿,為什麼不自己來掃啊……』成種忍不住的碎念,湊巧被經過的優賢聽見。

『圭哥,李成種對你有意見!』

『李成種!』

啊,煩死了。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的呢?其實我也不清楚。也許是那一次你對我吐出真心的時候吧!不過你大概也不記得了。

『李成種呀!』三更半夜,金聖圭從外面回來,全身酒氣讓還沒睡覺在廚房吃泡麵的李成種一靠近他便急皺眉。

『哥,你好臭!』李成種捏著鼻子嫌棄的說。

『連你也嫌棄我……對,我就是臭,我就是沒人愛,我就是個被拋棄的孩……唔……』金聖圭越來越大聲的音量,讓李成種趕緊摀住他的嘴。

『哥,別這麼大聲啦!會吵到其他哥哥們的!』

其實,成種的疑慮是多餘的。成烈和明洙因為暑假,所以度假去了!優賢現在八成又在哪一個女朋友家,而浩沅則難得的回釜山,至於剩下的東雨……不要妄想有什麼事情可以使他起床了。

『嗚……李成種呀!我到底哪裡不好啦……我愛他,可是為什麼他卻不愛我啊……』

喝醉的金聖圭突然哭了起來,這讓李成種頭大的不知道該拿金聖圭怎麼辦。

曾經有人說過,平常不哭的人喝了酒都會變得很愛哭。李成種現在在同意不過了!

他艱難的扶著剛剛哭到累直接往他身上倒的金聖圭,拖著緩慢的步伐,終於將金聖圭放置在沙發上。

『啊……真是累死了。』李成種捶著酸痛的肩膀抱怨道。『等明天早上聖圭哥酒醒了,一定要好好嘲笑他幾句,不然實在太虧了。』

稍微活動了下肩膀,正打算回房間時,手突然被在沙發上那人緊緊拽住。原本想要甩開回房的,卻聽見了那細微虛弱的聲音……

『別……別走……別丟下我……』聽到這句話,即便是心在狠的人都不忍心拒絕,更何況是善良心軟的李成種。

李成種蹲下身,反握住那不安的細嫩的手,他緩緩的開口:『別怕,我在這裡。哪裡也不會去。』看著因為自己的話而安心睡著的金聖圭,李成種笑了。

其實,金聖圭不如表面堅強。小時候被親生父母拋棄,被現在這間宿舍的前所有人收養,長期住在這裡。能想像一個小孩子一直以來自己一個人住,什麼事情都要會,偶爾養父母回來卻只能將他們當作陌生人。

可是,他撐過來了。

當他的養父母因意外過世,這間宿舍變成他的所有,那時他剛滿19歲。他把養父母留下的遺產拿來裝潢宿舍,剩餘的全數捐給育幼院,然後開始招募新住戶。

至於現在這間應該算是舍監的房間,因為金聖圭害怕寂寞,因此故意加大希望多點人住,所以現在聚集了七個人。

這段故事,在這裡的其他六個人都知道。他們想過,即便從學校畢業了,還是要繼續住在這裡,直到金聖圭不要他們了。

李成種看著金聖圭的睡顏,想起剛剛他的話……

『哥,你果然是喜歡優賢哥的吧?我一直都知道喔!因為……』李成種話還沒說完便因為那句為說出口的那句而瞬間睜大眼睛。他看著金聖圭,慌亂的掙脫他的手,跑回房間……

『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會喜歡聖圭哥!不可能的!』

他不斷催眠自己不可能,但真實的心情……真的不可能嗎?



看到你為了優賢哥心傷,真的很為你心疼。

那天一大早,金聖圭召集所有人聚集在客廳,只有南優賢遲遲沒有出現。

『有人知道優賢去哪了嗎?』金聖圭嚴肅的開口,但所有人都知道金聖圭很緊張。

『也許,他只是暫時外出或是回老家?不要太擔心。』張東雨提出他的想法,但他想要安慰金聖圭的意圖實在太明顯。

『不可能!如果真的是這樣,他不可能不說一聲就離開!』

『嗯……』

現場所有人都保持沉默,沒有人再開口。

『看來……我是又被拋棄了。呵……』金聖圭悲傷的樣子,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不捨,但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我先回房間,你們……就各自解散吧。』金聖圭起身回房。

大家都認為金聖圭只是很難過,過幾天就會恢復了,可是,從那天之後金聖圭再也沒有踏出房門一步。



看著你為了優賢哥而糟蹋自己,我似乎也只能沉默。

『哥,我幫你買飯了,吃一點吧!』

『哥,今天有你愛吃的菜喔!』

『哥,來,張嘴吃點吧!』

『哥,今天成烈哥帶回一隻無毛貓,你不是很討厭動物嗎?』

『哥,要不要去唸唸成烈哥,哈哈。』

『哥,為什麼……你要自我封閉呢?你的世界並不是只有優賢哥啊!』

『哥……』

李成種每一天都將照顧金聖圭擺在第一優先事項。每一天和他說話,每一天照顧他的生活作息,只除了上廁所會自己去以外,其他都是由李成種代勞。而金聖圭依舊像是個植物人一般,什麼事都要有人幫忙。偶爾聽到“南優賢”會稍微有點反應以外,其他時間都自我封閉。

而某一天的車禍,也因為他的封閉,差點造成別人一輩子的遺憾,不過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原來,你什麼都知道。

那天,李成種因為同時也要照顧失憶的金明洙,而暫時離開金聖圭身邊。

金明洙因為那場車禍,失去了記憶。雖然半年來,有想起其他人的事情,可是不知怎麼的,有關李成烈的記憶他始終記不得,只記得有這個人。

『圭哥還好嗎?』金明洙問。

『 嗯。還好,還是一樣。』

『成種……』

『我很好,沒事的!我去換下衣服……去成烈哥那裡一下。』

當李成種走出房門就看見一直沒有回來這裡住的李成烈走進金聖圭的房間。而同時金明洙也從房間出來,他們兩便躲在門外聽他們的對話。

他們的對話令李成種在這一刻徹底的失戀。南優賢他病了,而其實他也是愛著金聖圭,即便沒有明說。

金聖圭從房間奪門而出,看到李成種輕聲的說了句:『……對不起。』

李成種說不出半句話……原來,他都知道,全部都知道。

看著他的背影李成種似乎還沒來得及多想,就被一旁昏倒的金明洙給嚇得趕緊將他送到醫院……



只希望你幸福。

自從那天李成烈和金聖圭說了有關南優賢的事情後,金聖圭便恢復正常。不過現在的他時常往醫院跑,根本沒時間讓“專屬醫生”李成種擔心。而李成種也因為金明洙的恢復,不用再做照顧病人的事情。

只是同時間兩個病人都恢復,李成種閒到發慌。

『啊……原本以為那天之後見到聖圭哥會很尷尬的,結果根本沒有什麼機會遇到。唉……』李成種躺在床上閉眼嘆氣。

叩叩-

『請進!明洙哥,怎麼了?』李成種沒有張開眼的篤定問道。

在這間宿舍,只有金明洙會敲門再進他的房間,所以他理所當然的認為是金明洙。

『我是金聖圭。』

『聖……聖圭哥!』李成種睜開眼急忙起身。

『我有話要對你說,那個我……我……』看著金聖圭一副想說卻不知道怎麼說才好的樣子,李成種忽然明白他想說什麼。

『你要說有關我對你的感覺的事情嗎?』

『是……我知道你對我的感覺,那天沒有機會說清楚,我……』

『不!別說!不要道歉,你這樣只是對我二次傷害。』李成種撇開頭。

『我……』

『沒事的。這個時間了,你應該要去陪優賢哥不是?快去吧!』李成種試圖展開笑顏,但做不到。

『嗯……』當金聖圭要離開房間時,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停下腳步。

『成種啊,喝醉的那天,還有我封閉自己的那段日子……謝謝你了。』

聽到這句話,李成種似乎再也忍不住的崩潰。他從來就不奢望為金聖圭做的可以得到回報,也不覺得自己可以這麼快的放下。可是現在聽到金聖圭的道謝,他覺得可以繼續向前走了。

『聖圭哥……』

『嗯?』

『現在的你,即便知道優賢哥的身體狀況,還是覺得幸福嗎?』

『嗯!幸福。我知道南優賢那傢伙一定會撐過的,但就算很不幸,優賢還是沒有撐過,我想,我還是會覺得現在的日子很幸福。』金聖圭笑了,是只有南優賢才給的了的幸福笑容。

『是嗎……』李成種依舊感到苦澀,但似乎有什麼東西不太一樣了。

『嗯!……啊!都這時候,那我先走了!』

看著金聖圭離開的背影,李成種露出淡淡的有些苦澀的笑容……

你幸福我也會感到幸福,所以,只要你覺得幸福,這就夠了。

-End-

很好,我覺得這篇爛尾了Orz
然後,成種的這篇cp文,其實我很努力的花了兩天把他打完。不然以我的脫稿程度,就算我大學畢業我還是打不完→這人才剛要上大學。
嗯!就是這樣(?)

不過這系列的主線劇情,聖圭和優賢的,其實我還沒開始打,分支故事都已經結束了,哈哈哈哈。至於前傳(?)亞東文,還在努力。

然後,希望趕快把這系列打完。

廢話結束。

-2013.08.2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蒔夜 的頭像
蒔夜

N.M.終身迷妹

蒔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