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e-

 

第一次遇見金聖圭是在高二。

 

在母親朋友的葬禮上,金聖圭像是局外人的態度讓南優賢印象很深刻……

 

『明明是自己的養父母卻一點也不難過,這人真是沒血沒淚。』

 

這是南優賢對金聖圭的第一印象。

 

第二次遇見金聖圭是在大學的校園裡。

 

當時的他還只是個新生,對於環境還不熟悉。正當他在校園裡迷路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一名男子出現在他面前。

 

『新生嗎?去哪?』

 

南優賢望向和自己說話的男子……

 

『金聖圭!』

 

『我們……認識嗎?』金聖圭不解的看著南優賢,同時在腦中搜尋對於這名新生的印象。

 

『不,不認識。學長,我要去教學大樓請問怎麼走?』

 

『這麼巧?我也要去那,我順便帶你去吧!』

 

這是他們倆的第二次相遇。

 

第三次遇見金聖圭也是第一次的認識是在宿舍,以室友的身份。

 

『欸?是你?迷路的新生!』

 

『我叫南優賢。』

 

『啊?隨便啦!』

 

為什麼叔叔阿姨的養子會是這種人,真是隨便。

 

南優賢沒有一次是對金聖圭有好印象,在他的認知下,金聖圭是個忘恩負義沒血沒淚的糟糕男人。可是他並不知道,他所認為的金聖圭背負的事情究竟有多少。

 

 

金聖圭躺在自己的床上,有些懶散的抱著棉被。大三的課其實沒有很多,一些必修的課早在大一大二就修得差不多,而且金聖圭是all pass族,所以當別的學生還在上

課,金聖圭理所當然的可以在床上滾來滾去。

 

雖然他不用為了自己的成績而煩惱,卻得為了他的出席率擔憂。時常蹺課的他,其實在一家早上是咖啡廳,晚上則是pub的店打工。早上他擔任著服務生,夜晚則擔任樂

團的主唱。擁有好聲音的他理所當然的獲得很多粉絲。可是他從來不貪戀,他只要賺足他的生活費,就足夠了。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金聖圭喜歡唱歌。平常都是一副懶懶的樣子,只有在唱歌時,表情才會明朗。可是,金聖圭從來就不打算把這當為職業,所以即便再怎麼喜歡,

他也不會再讓唱歌這個興趣晉升為工作。

 

這些,南優賢不可能會知道。

 

『金聖圭!』

 

當金聖圭還沉浸在夢鄉裡,就有人不停拍打著房門,這讓睡眠品質一向不好的他,很快就驚醒。

 

『呀西,要叫我哥啊,叫哥!』金聖圭用力的打開房門,看著吵他睡覺的男子--南優賢。

 

『你該起床了,你有早八的課。』

 

『東雨沒有跟你說我早八的課從來不上嗎?我才剛睡!別煩。』他搔搔有些凌亂的髮絲,本來就不大的狐狸眼因為睡眠嚴重不足,看起來更像是沒有眼睛。

 

『八成晚上又在做什麼不好的事情吧。你該上課就是該上課,起床出門了。』南優賢當然有聽張東雨說過,早八的課不要叫金聖圭起床,但他認為學生的本分就是要好

好念書,所以他才不理會。

 

『唉……南優賢,別管我,你想當好學生就去當,我不奉陪。』說完,便打算關上房門回去他溫暖的被窩。

 

可是,這個舉動卻被南優賢給阻止。『就說你該去上課了!』

 

『啊!煩死了你!別管我行不行!』用力將南優賢推出門外,把門關上鎖上,一氣呵成。

 

當他以為可以回到被窩裡好好睡覺時,又是一陣拍打房門的聲音。

 

『金聖圭你給我起床!快起床!金聖圭!』金聖圭一向最忌諱人家沒大沒小,可是不管南優賢怎麼叫他的全名,金聖圭依舊不為所動。在睡神面前,忌諱什麼的都不重

要!

 

不過,只限於他想睡的時候。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蒔夜 的頭像
蒔夜

N.M.終身迷妹

蒔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