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第一篇赤龜,寫得不好還請見諒。

 
*有些事情是真實,以真實的狀況為大略背景,大部分的一些事件純粹幻想。
*已經盡力不讓故事太快,劇情、角色崩掉。這點如果還是很崩,真心請見諒Orz
 
以上。
 
-
 
 
 
曾經以為我們六人會一直以KAT-TUN的身分在演藝圈裡闖蕩。
 
 
 
曾經以為和你會一直以最好的夥伴在KAT-TUN裡努力。
 
 
 
曾經以為我和你擁有相同心情。
 
 
 
可是,這些『曾經以為』都敵不過現在的此時。
 
 
 
2010.7.這月的月末是所有一切的開端,你向大眾公開說了你當時的狀況是單獨活動,你表達對我們的歉意與感謝之意,但我從來就沒有接受,直到現在也是。
 
 
 
同年八月,事務所正式的把你的名字從『KAT-TUN』部分移除。所有人都認為是因為我和你的不合而導致你的退團,但其實事實並不是如此。
 
 
 
你離開的一年前,在難得的休假,你偷偷離開日本跑去你一直想去的美國。在出發之前的一段時間,你沒有告訴任何人只有告訴我你的計畫,我以為你只是想去玩所以沒有阻止,但現在想想如果我阻止了你,一切是否不一樣?
 
 
 
自從你回來之後,你的眼神變了,變得更加神采奕奕,變得令我越來越感到不安。
 
 
 
你說你嚮往美國的舞台,你說那裡的音樂風格是你真正想要的,你不再想要侷限在日本這島國,你想要脫離這框架,脫離......一直束縛著你的『KAT-TUN』。
 
 
 
「KAME,我想去美國。」
 
 
 
該來的還是會來,但我不想去面對。「又想去?這次要去幾天?最近要忙宣傳,可能沒時間讓你去很久。」
 
 
 
「這次不是去玩,我想以藝人的身分去那裏學習。」
 
 
 
看著我的你令我害怕,你的眼神是如此的堅定,堅定的讓我不敢說出原先要說的話。「是嗎?公司也同意了?」
 
 
 
「嗯。快的話宣傳結束我就會離開。」
 
 
 
「是嗎?那加油啊!」
 
 
 
這是我們在你離開之前最後一段對話。
 
 
 
 -
 
2012年1月,在你離開後我們第一次的重逢。
 
 
 
許久未見的你,變得更加成熟。孩子氣的笑容,換成了蠱惑人心的邪魅。努力實踐夢想而閃閃發亮的雙眼,如今也成了令人深陷的深淵。為何短短的兩年,讓你變得如此陌生。
 
 
 
「兩年不見了,KAME。」一回到家,看到你坐在榻榻米上突然闖進我的生活,出現在我們曾經的家,好不容易收拾好的心情,因為你再次掀起漣漪。
 
 
 
「怎麼突然來了?我還以為你早就把鑰匙丟了。」我裝作不在意的走進房間放下包包和外套,心裡卻希望你可以趕快離開。只要你在這裡多待一分鐘,我就會止不住對你的眷戀,同時也免不了回想起你拋下我的事實。
 
 
 
「這裡是我們兩人的家,我怎麼可能丟掉。」那你為何可以輕易將我丟掉?
 
 
 
「是嗎?那丟了吧,這裡已經是『我家』,這裡不歡迎你。」我走出房間站在你的面前,眼前的你已經不再是我愛的『他』,在我眼前的是有著『他』的外皮的陌生人。
 
 
 
「KAME?」你抬起頭看向我,眼裡滿是不解。
 
 
 
「兩年前我已經放手讓你去追尋夢想,為何你現在還要回來?你已經拋下我、拋下KAT-TUN,為何還要再來這裡,為何還要來擾亂我!」你站起身想將我擁入懷中,我向後退拒絕你的碰觸。
 
 
 
「你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以為我不知道你跟黑木的事情?現在整個事務所都是你和她的謠言,你……」不等我說完,你一把抱住我。不管我如何掙扎,你還是繼續抱著。
 
 
 
「聽我說,拜託。」你的語氣充滿著哀切,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你如此痛苦。也許是因為不忍心,我不再掙扎你的懷抱,靜靜的被你抱在懷中聽著你令人懷念的聲音。
 
 
 
「我沒有想過我的離開會對你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對不起。我原本要等所有事情都上軌道就來接你,雖然不打算回去KAT-TUN,但我們一樣可以繼續一起,就像以前一樣。即便關係不能公開,我們只要在一起就很幸福。」隨著他的話語想起過去的種種,當時住在一起的我們笑得很開心,儘管每天的工作都快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但我們還是幸福的。
 
 
 
「去年我意外的在路上遇到她,我們去喝了幾杯,氣氛使然意外發生了,我沒有想到會剛好被狗仔拍到,也沒有想到她會……」你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我知道你後續要說的。
 
 
 
「懷孕了對嗎?」我比自己想像中的冷靜,原本以為自己說出這句話會情緒崩潰,但卻意外的沒有。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你將臉埋首於我的頸肩,不斷的道歉,知道那時的你很自責,比我更不願發生這樣的事情,於心不忍的我忍不住出聲……
 
 
 
「你不會想要讓你的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爸爸吧。」我離開他的懷抱,舉起手輕輕的撫上他因痛苦而皺起的眉間。
 
 
 
「你想要孩子吧?她可以給你,你應該好好珍惜。你的解釋我理解雖然我不確定有沒有辦法釋懷,可是我更不希望現在你因為我而痛苦,如果可以,痛苦的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我輕聲的說著,多希望我們可以回到以前,多希望當時我有阻止你,只是當時我真的阻止了你,你是不是真的還會一直在我身邊,又或者你會以不一樣的方式離開,以讓我更為痛苦的方式。
 
 
 
「對不起,我、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你的困窘讓我明白你的出現不僅是告訴我事實,更多的是想逃避。
 
 
 
我們曾經約定過,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回到這裡告訴對方,就算是逃避也好,一定都要第一個跟對方說。這個約定我以為在你離開的同時也會失去效用。
 
 
 
「不要道歉。這次我會徹底放手,以後我們就各自過各自的,這裡我會賣掉我會搬出去,我們……是真的結束了。」當我說出這段話後,我們陷入一陣沉默沒有開口。
 
 
 
「……我、可以抱你嗎?」我知道你說的抱不是向剛才的擁抱,而是更為深入深刻的另外一種。
 
 
 
「不,你該走了。」拒絕你的邀約,只是為了讓自己不要再去依賴再去習慣。只要你踏出這裡,一切都會結束。既然都要結束,何苦再增加讓彼此痛苦的回憶,我不想讓曾經甜蜜的接觸變成會令往後自己痛苦不堪的記憶。
 
 
 
「也是,哈哈,我是真的該走了。吶,我只是單純的擁抱你也不可以嗎?」他看向我,也不等我回應就再次將我擁入。
 
 
 
「從今以後你一定要過得比我還要幸福。謝謝你,還有……」你放下這裡的鑰匙便離開了。
 
 
 
你離開後沒多久,隱忍許久的眼淚終於潰堤。其實我一點也不想放你走,我想把你留在我身邊永遠在一起。什麼孩子我根本不想去管,我只要我們可以在一起。可是我不能,我不能這麼自私,我不希望讓那還沒有出生的生命因為我而沒有爸爸,所以我只能選擇再次放手,只要我放手,所有事情都可以變得像之前一樣。可是,為什麼你要對我說出那句話,那句像是魔咒讓我不想放手的話語……
 
 
 
「還有……我愛你。」
 
 
 
 
 
 
龜梨闔上自己的手札不再繼續往下看。現在是2014年4月,距離他與赤西最後一次見面又過了兩年。他們分開後的一個月,赤西和黑木登記結婚,同年9月孩子誕生了。
 
 
 
這兩年發生了不少事,先是赤西結婚生子,之後田中被解雇赤西也離開事務所。短短的四年,KAT-TUN就發生了如此多的事情,這讓留下的四人壓力更大。不管到哪工作,總會有人提起離開的成員,雖然有人替他們加油打氣,但更多的是嘲諷。而他們還是堅持過來,儘管有很多人不再支持他們,他們還是選擇面對,他們還是堅持以4人KAT-TUN繼續走下去,不管前方的路有多困難,他們都不會辜負繼續支持他們的粉絲。
 
 
 
收拾好東西,龜梨拿著製作組給他的演唱會門票,準備去看演唱會。其實不只是單純看演唱會,還有為了製作節目而去。
 
 
 
抵達會場後,龜梨很快找到位置便入座。在演唱會開始前,拿起手機隨意看一些網上的新聞,在他沉浸在3C產品的同時,一道熟悉的聲音闖入他耳裡。
 
 
 
「龜梨?」聽到聲音的龜梨轉頭看向來人。
 
 
 
「赤西?」兩人都稱呼彼此的姓氏,這是他們多年來的習慣,在公眾場合絕對不會以私底下的稱呼呼喚對方。
 
 
 
「真的是你,好久不見!旁邊有人嗎?」赤西走到龜梨身旁的位置。
 
 
 
「沒有,你坐吧。」現在的龜梨已經不是兩年前會被情感左右的他,經歷了這兩年的事情,他學會如何處理自己的感情。
 
 
 
「怎麼有空來?不是在家陪小孩嗎?」沒有任何諷刺意味,兩年不只讓他學會處理感情,更讓他懂得放下。看到曾經傷害過自己的赤西,他已經真正去釋懷。
 
 
 
「哈哈哈哈,偶爾還是要放鬆一下啊。不過我家女兒真不愧是我的小孩,有夠可愛,跟你說前陣子她……」聽著赤西像一般爸爸說著自家小孩的事情,龜梨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
 
 
 
「你幹嘛?」赤西不解龜梨為何突然就笑了。
 
 
 
「沒有啊,只是覺得你真的成為一個好爸爸了,哈哈哈哈。」龜梨說完又忍不住大笑。
 
 
 
「什麼啊!」赤西聽了龜梨的解釋,輕推了他一下。
 
 
 
究竟有多久他們沒有像現在這樣笑鬧。
 
 
 
「吶,不說這個了。」赤西收起笑容「你……最近還好嗎?」
 
 
 
看著赤西不再笑鬧,龜梨也收起玩笑。「還可以啊,工作越來越多,每天都過得很充實,現在的我覺得這樣很幸福。」他輕輕的微笑著。其實只要知道赤西還惦記著他,這樣就夠了。這兩年,兩人都為了各自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就算有碰上面,連尷尬都來不及就要繼續其他行程。更別說事務所不一樣之後,能見面的機會根本寥寥無幾。
 
 
 
今天,算是在那之後真正有機會面對彼此的時候。
 
 
 
「這樣啊~」赤西靠著椅背點點頭。「你幸福就好。」
 
 
 
到龜梨旁邊位置的人來之前,兩人都沒有在說話。就只是靜靜的陪伴在彼此的身邊,現在的他們有了各自的幸福,即便給予的幸福不是對方,但、又何妨呢?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蒔夜 的頭像
蒔夜

N.M.終身迷妹

蒔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夏目山山口
  • 你好 (握)
    第一次來留言喔 ~

    微虐虐 QAAAAQ
    雖然看了覺得要是能釋懷那就足夠了
  • 你好~
    抱歉這麼晚才回應妳ˊˋ
    感謝妳的回覆ヾ(*´∀`*)ノ

    我想表達的就是,雖然彼此已經不在身邊,但兩人都可以各自過得很好,各自釋懷才是最重要!

    蒔夜 於 2015/05/25 14: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