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母親的朋友來家裡拜訪的日子。聽母親說她幫我找了一位家教來教導我高中課程。而那位家教正好是母親的舊識的女兒,因此才有了這次的拜訪。


坐在客廳,看著眼前即將成為我的家教的姐姐,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沒有太強烈的陌生感,反而有一種令人安心的熟悉。在面對陌生人時,這是第一次讓我有這樣的感覺。這不禁讓我好奇,她是誰?


『初次見面,我是妳的家教,我叫連曉曈。』姐姐伸出手,等待著我的回握,但我只是盯著,沒有動作。這個名字很陌生,印象中並沒有聽過。


『曉瞳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孩子因為身體不好沒有什麼出去的機會所以有點怕生,不好意思啊!』聽著母親的解釋,只有我自己知道,不回握不是害羞,而是想測試姐姐遇到如此不友善的態度,會怎麼反應?


『啊呀,我們家曉瞳天生好脾氣,她不會介意的~對吧,曉瞳?』


『對啦,阿姨,我沒有介意。』姐姐搖搖手露出天真的笑容如此說著。從她的微笑中,絲毫感覺不到她的不悅以及謊言。但,不應該是這樣的。


『那就好!啊,曉瞳還是這樣好了,不然我和妳媽媽去外面敘敘舊,妳留下來和雨晴培養一下感情?』


『好主意欸!曉瞳妳就留下來吧,我跟阿姨先去逛逛,等回就回來啦!』


兩位大人絲毫不等孩子們的回應,就自己興高采烈的出門了。不過似乎彼此都知道自家母親的個性,所以也沒有太大的反應。而我原以為在母親離開後,我和姐姐會陷入沉默,但她卻很自然的開口:『抱歉吶,不知道原來妳這麼的怕生,妳剛才一定覺得很反感吧?』


對於她的道歉,我不可置信的看著她。錯的明明是我,為何要跟我道歉?再怎麼脾氣好,也不該這樣吧!


似乎感受到我不可思議的眼神,她不解的問:『怎麼了嗎?是不是我又說錯了什麼?對不……』


『不要道歉!』不想再從她口中聽到不應該由她說出口的道歉。


『對不……』『就說不要道歉了!姐姐妳沒錯,道什麼歉!』


『姐姐?』不小心把自己內心對她的稱呼脫口而出,她不理解也是正常。


『我不喜歡老師這個詞。』因為會讓我想起那短暫而且不愉快的學校生活。


『原來是這樣~不過太好了,妳肯跟我說話,是不是代表我們有比較熟悉了一點?』以為我是因為怕生而一直不說話,為什麼不認為我就是態度不好?看向她的笑容,她似乎是真的對我開口跟她說話而跟到開心!


從見面到現在,雖然才不到一個小時,不管我對她的態度再怎麼令人討厭,她始終笑臉盈盈的對我。她是真的脾氣太好,還是只是演戲?


『我不覺得我們有變熟,妳可以不要這樣一直笑嗎?我很討厭。』


因為她太過出乎意料的反應讓我不自覺說出了不像自己的話語。等說出口,才發現自己說了多麼傷人的話。


『原來我一直笑,妳不開心啊……我……』


『不對,剛剛那個不是真心話!妳沒錯,是我不該測試妳的!』


『測試?』


因為自己錯在先,決定把剛剛為什麼那樣的態度跟她說。並不是因為討厭她而那樣的態度,只是因為壞習慣,會想測試第一次見面的人。只要態度不好,對方的負面情緒也會跟著顯現,每次看到別人的負面情緒,我才能更加告訴自己外面的人都是這樣的。不過,對她我當然只說到是因為壞習慣。


『原來如此,沒事啦~不過,妳好成熟喔,我遇到的人面對自己的錯誤都不怎麼會道歉,妳馬上就跟我道歉了耶!』


『是嗎?我只是不想因為我的失言而讓自己感到不舒服。』因為不想讓對方有我的把柄,好讓之後可以借題發揮。


『不管原因怎麼樣,妳這點很令人讚賞喔!』她摸摸我的頭,就像對待小孩。


『好了啦,我年紀沒有這麼小!我也要高中了!』意外的,我不討厭這樣的感覺,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她似乎看穿我的心情,還是笑笑的摸著我的頭。


『對了,我們……有在哪裡見過面嗎?』因為剛剛只顧著測試,差點忘記她一開始帶給我的熟悉感。


『嗯?沒有吧!我們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喔。』她不解的看著我。看來,我們是真的“第一次”見面,那到底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熟悉感?


『那可能是我誤會了。』


『好啦,那繼續剛剛我們剛剛沒有完成的事情。』沒有完成的事情?『我是妳的家教,我叫連曉曈。請多多指教。』她伸出手,等著我的回應。原來未完成的事情是這個。這次我沒有不理會她,而是跟著伸出手。


『請多多指教。』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蒔夜 的頭像
蒔夜

N.M.終身迷妹

蒔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