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是嗎?那就算了。」席維皇后說完就化為一縷煙,飄進我胸前的權杖項鍊裡。

 

「這麼坦然?我以為會跟我盧呢。」我看著胸前的項鍊,是什麼時候變成項鍊的呢?還有,被封印的人怎麼會這麼輕易離開這個權杖?

 

算了,好麻煩,真是些會殺害腦細胞的問題……

 

叩叩!敲門聲讓我嚇一跳,我恢復鎮定問道:「誰?」

 

「大姐。」

 

「進來。」我的聲音因為來人而有了溫度。

 

「小和,怎麼樣?身體有沒有好一點?」我被我的親姐姐──余戀的話給弄糊塗了,怎麼會問我的身體好不好?

 

「什麼意思?我的身體一直很好啊!」

 

「你在說什麼阿?你發燒了不是嗎?昨天還是我和小愛一起照顧你的啊!」大姐的話讓我更是糊塗。昨天是她和二姐在照顧我?可是昨天我明明就在英國啊,怎麼會在家?

 

「可是我昨天明明……」我還想再辯解什麼,但大姐又再次打斷我。

 

「不管怎樣,你身體恢復就好了。去換衣服,吃早餐吧!」大姐起身就要走出我的房門……

 

「大姐,〝那個人〞……也在嗎?」我在她要打開門的那瞬間問道。

 

「她去處理分堂的事了,家裡只剩我、小蘋和你而已……」大姐停頓了好久,看起來還想對我說什麼,但她還是沒說出口就走出去了。

 

「庶民,你說的〝那個人〞是誰阿?」胸前的權杖傳出席維皇后的聲音。

 

「我不想說。還有我不叫庶民,我叫余和。請記清楚。」我邊換下我身上不知何時穿上的睡衣,邊回答席維皇后的問題。

 

「有差嗎?你知道我在叫你就好了。」又是高傲的回答……算了,今天一大早就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我已經弄不太清楚,也不想再去思考了。

 

換好衣服後,我隨意的抓了下頭髮,拿起書包往飯廳走去。

 

一路上都很平靜,看來這個房子「真的」只剩下我、大姐和小妹了。我會這麼說是有原因的,但解釋起來真的很麻煩,總歸一句就是我的家庭背景。

 

「哥,你也太久了吧!」

 

To be continue...

 

後記:

這篇才是真正無趣的一篇= =

因為後面的劇情一定要經過這邊,才能接下去

還有很抱歉停在這種奇怪的地方

因為後面真的需要一口氣打完阿

如果不停在這裡,我不知道接下來該停在哪

還請多包含(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蒔夜 的頭像
蒔夜

N.M.終身迷妹

蒔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